《食品安全導刊》刊號:CN11-5478/R 國際:ISSN1674-0270

登陸 | 注冊 |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蜂膠對人體健康的意義

2017-04-18 15:40:05 來源:

評論0  我來說兩句
□ 戴丹鳳 黃玲 李飛妍 湯臣倍健股份有限公司
摘 要:蜂膠中含有豐富的活性物質,而且具有良好的藥理活性及保健功能。本文主要歸納了蜂膠在抗氧化、清除  自由基、消炎、
   促進傷口愈合、保護肝臟、保護受損心肌、降低血糖及提高人體免疫力、降低腫瘤發生風險等方面的研究進展,并
   分析了我國蜂膠保健食品的發展現狀與存在的問題,對蜂膠保健食品行業的發展前景進行了展望。
關鍵詞:蜂膠 藥理活性 保健功能

    蜂膠是蜜蜂從植物芽孢和樹干處采集的樹脂,然后混入蜜蜂上顎腺分泌物和蜂蠟等物質形成的一種具有芳香氣味的粘性膠狀固形物[1]。一群蜜蜂一年內只能生產100~150g蜂膠,因而蜂膠也被譽為“紫色黃金”[2]。
    蜂膠具有極其復雜的成分,目前已鑒定出300多種物質,包括黃酮類、萜烯類、芳香酸及其衍生物、氨基酸、醛酮類物質以及多種烴類物質、維生素、礦物質微量元素和酶等[3-4]。此外,蜂膠還具有廣泛的生物學活性和藥理活性[5],如抗氧化、清除自由基、消炎、促進傷口愈合、保護肝臟、保護受損心肌、降低血糖、提高人體免疫力及降低腫瘤發生風險等,因此被廣泛應用于食品、藥品、化妝品等領域。針對蜂膠的研究和開發逐漸升溫,本文從以下幾個方面綜述了蜂膠在促進人體健康方面的作用。
    1 蜂膠對人體健康的作用
    1.1 抗氧化、清除自由基
    在對蜂膠的成分進行分析時發現,蜂膠含有上百種黃酮類物質,黃酮類物質是強大的抗氧化劑,可有效清除自由基,從而保護細胞免受自由基損傷[6]。此外,研究還發現,除了黃酮類物質外,蜂膠中所含的咖啡酸苯乙酯成分也  同樣具有很強的抗氧化活性[7]。
    云南研究人員開展了一項動物實驗,給氧化損傷模型的小鼠喂食蜂膠,結果發現,蜂膠能夠顯著地增強小鼠的抗氧化酶活性,降低脂質過氧化物(自由基攻擊脂肪的有害產物)的水平[8]。在探究蜂膠的抗氧化作用研究中,除了動物實驗,科學家還開展了人群試驗:克羅地亞的科學家給予健康志愿者持續30天補充蜂膠(48.75mg/d),結果在對男性志愿者的觀察中發現,蜂膠能夠顯著地降低丙二醛(有害的氧化產物)的水平,增強體內抗氧化酶(超氧化物歧化酶,SOD)活性。顯然,蜂膠可以顯著增強機體的抗氧化能力,降低氧化損傷的發生率[9]。
    1.2 消炎、促進傷口愈合
    科學家發現蜂膠能夠緩解炎癥問題并促進傷口愈合[10]。浙江研究人員開展了一項動物實驗,給患有炎癥模型的大鼠和小鼠灌胃蜂膠,研究結果發現,灌胃蜂膠能夠通過降低炎癥因子(前列腺素E2和一氧化氮)水平進而減輕實驗動物的炎癥問題,換言之,蜂膠具有顯著的緩解炎癥的作用[11]。
    口腔潰瘍是一種常見的口腔粘膜問題,蜂膠對于口腔潰瘍又有何作用呢?以色列研究人員開展了一項臨床試驗,使用蜂膠給口腔潰瘍問題較嚴重且長期治療無效的女嬰在患處進行涂抹。試驗發現,涂抹蜂膠10天后,潰瘍面積明顯變小變窄,繼續涂抹蜂膠3個星期后,口腔潰瘍完全愈合,并且在隨訪中口腔潰瘍沒有復發[12]。
    下肢靜脈性潰瘍俗稱“老爛腿”,主要是小腿中下段的慢性皮膚潰瘍,波蘭的研究人員給下肢靜脈性潰瘍志愿者局部使用蜂膠,研究結果發現使用蜂膠后能夠大大加快潰瘍的愈合,改善下肢靜脈性潰瘍問題[13]。
    此外,針對不同傷口(例如燒傷、糖尿病足、褥瘡潰瘍、骨髓炎、傷口感染、手術創口感染)的愈合問題,波蘭研究人員進行了一項干預試驗,研究中給予志愿者使用蜂膠外敷,經過跟蹤觀察發現,蜂膠能夠有效地促進上述各種傷口愈合[14]。
    1.3 降低血糖
    通過基礎研究發現,蜂膠能增加機體對胰島素的敏感性,改善胰島素抵抗,調節血糖水平[15]。日本研究人員先后開展了兩項動物實驗,給糖尿病模型小鼠使用巴西蜂膠,結果發現,蜂膠能夠加快葡萄糖轉運的效率,并且有效地改善胰島素抵抗作用,進而降低血糖水平[16~17]。胰高血糖素是體內升高血糖的激素,降低胰高血糖素水平能夠有效地控制血糖水平。沙特阿拉伯科學家開展了一項動物實驗,連續6個星期給糖尿病模型小鼠喂食蜂膠,實驗結果發現,蜂膠能夠有效地降低糖尿病小鼠體內胰高血糖素的水平,從而降低小鼠血糖水平。換言之,蜂膠能夠有效地控制糖尿病小鼠的血糖水平[18]。
    在人群試驗方面,北京和浙江的研究人員分別開展了兩項臨床研究,給糖尿病志愿者連續2年或者1個月服用蜂膠,并檢測糖尿病者空腹以及餐后2小時血糖水平(常用來評價血糖水平的兩項指標)。該研究結果發現,服用蜂膠后糖尿病者空腹以及餐后2小時血糖水平明顯下降[19~20]。
    蜂膠的成分復雜,可能受植物的品系以及采集地地理環境以及加工過程等影響,并且與蜂膠的生物學活性密切相關[21]。天津醫科大學的研究人員開展了一項動物實驗,給糖尿病大鼠喂食4種不同產地(巴西、北京、新疆、山東)的蜂膠,實驗結果顯示:雖然4種蜂膠產地不同,但都能顯著降低血糖水平[22]。
    1.4 保護肝臟、保護受損心肌
    蜂膠中的黃酮類物質對肝臟有很強的保護功能,能有效解除肝中含有的毒素,減輕肝中毒。蜂膠中的木脂素可以改善毒素對肝臟的影響,促進肝臟修復。蜂膠中的萜類物質有降低轉氨酶的作用。添加蜂膠可以阻止/防止使用撲熱息痛對肝臟的損傷[23]。國內外許多醫學專家對蜂膠治療乙型肝炎進行了大量基礎和臨床應用的研究,證明蜂膠制品能有效增強乙型肝炎患者的免疫功能,具有很強的抗乙肝病毒作用。蜂膠對肝病患者肝的循環系統有很好的改善作用,可促進肝細胞再生,修復受損細胞,對肝臟其他類型疾病也同樣有效。蜂膠提取物可保護肝細胞免受乙醇、四氯化碳、半乳糖胺、丙烯基乙醇等毒素物質的損傷,尤其是蜂膠水提取物中的二咖啡醇喹尼酸具有很強的保肝作用,使肝臟在糖代謝中發揮作用,可將進入人體內的葡萄糖合成糖原儲存。也可將肝糖原分解為葡萄糖輸入血液內以此調節血糖濃度,使血糖維持在正常水平[24]。2型糖尿病患者常伴有脂質代謝紊亂,脂質代謝異常的情況,更甚者會進一步加重糖代謝紊亂,二者互為因果關系[25]。
    心肌受損現象存在于心血管系統的許多生理和病理變化過程中,是導致多種心血管疾病發生的重要基礎。金毅等人的研究結果表明,蜂膠黃酮類提取物可使受損心肌細胞的SOD活力升高,丙二醛(MDA)產生量和LDH活性降低,從而減輕活性氧自由基對生物膜和SOD的破壞,對Fe2+/半胱氨酸誘導的原代心肌細胞氧化性損傷具有保護作用。體內實驗同樣證明了蜂膠總黃酮可明顯提高缺血-再灌注損傷和超負荷運動鼠心肌組織的SOD活性,明顯降低MDA產生量以及提高去甲狀腺素和腎上腺素的含量。CAPE是蜂膠的主要活性成分之一,研究結果表明,CAPE可明顯抑制缺血-再灌注損傷導致的心室性心搏過速(VT)和心室纖維性顫動(VF)發生率,減少心肌細胞的梗死面積以及梗死面積/風險區域面積[26]。
    1.5 提高免疫力
    蜂膠具有調節免疫力的功能,基礎研究資料顯示,蜂膠可能是通過激活免疫細胞,刺激抗體的產生,從而進行免疫調節[27]。為探究蜂膠增強免疫力的作用,在韓國科學家開展的一項動物實驗中,研究人員給小鼠使用蜂膠(蜂膠活性成分提取物)后發現,蜂膠能夠有效地提高小鼠體內相關免疫因子(細胞因子、白細胞介素-2、白細胞介素-4及干擾素)的水平,增強小鼠的免疫系統功能。因此,蜂膠能夠調節免疫系統功能,增強免疫力[28]。
    受植物的品系以及采集地地理環境以及加工過程等影響,不同產地的蜂膠由于成分差異,其生物學活性可能也存在著不同[29]。軍事醫學科學院的研究人員給衰老模型大鼠喂食不同產地(巴西、國產)的蜂膠,并檢測血清抗體水平、溶血素和抗體生成細胞數,以此來比較兩種產地的蜂膠對免疫功能的影響效果,發現巴西蜂膠增強衰老小鼠體液免疫的作用要優于國產蜂膠[30]。
    1.6 降低腫瘤發生風險、抗癌作用
    理論研究顯示,蜂膠具有調節機體免疫力、抑制腫瘤生長的作用[31]。尤其是富含阿特匹林C的巴西蜂膠,更是顯著具有降低腫瘤發生風險的作用[32]。阿特匹林C是一種抑制腫瘤活性的物質,其從巴西蜂膠中首次分離得到。日本科學家發現阿特匹林C能夠有效地抑制人類白血病細胞的生長,但對于人正常的淋巴細胞并無抑制作用[33]。在探究阿特匹林C抑制腫瘤生長的動物實驗中,日本研究人員給移植人腫瘤的小鼠補充阿特匹林C,實驗發現,補充阿特匹林C后小鼠體內腫瘤細胞發生凋亡,免疫細胞被激活。顯然,含有阿特匹林C的巴西蜂膠能夠顯著降低腫瘤發生的風險[34]。
    隨著對蜂膠抗癌作用研究的深入,其抗癌機制也逐漸被人們所認識,這些機制主要包括:抑制癌細胞和腫瘤干細胞的增殖,抑制血管生成,調節腫瘤微環境,以及對其他抗癌療法的輔助作用等。據Messerli等(2009)報道,巴西綠蜂膠提取物中的主要成Artepillin C(阿特匹林C)可以通過阻斷原癌基因PAK1信號通路,從而完全抑制與人多發性神經纖維瘤相關的小鼠移植瘤的生長。同時,發現CAPE(咖啡酸苯乙酯)也可以起到與之相似的抑制作用。然而,CAPE主要存在于溫帶地區的蜂膠中,而Artepillin C只存在于巴西綠蜂膠中,這兩種蜂膠成分差異較大,生物學活性也有所不同。需要注意的是,目前蜂膠抗癌作用的研究多局限于動物實驗,缺少人體相應的藥效、吸收、代謝及毒理方面研究,離臨床上的實際應用還有較長距離[35]。
    2.蜂膠保健食品概況
    我國是養蜂大國、蜂膠資源大國和蜂膠原料出口國,自從人們認識到蜂膠對人類的益處之后,世界各國的科學家對蜂膠進行了大量的研究,充分認識到蜂膠的價值和對人類健康的作用。世界科學家一直贊譽蜂膠為人類健康的“紫色黃金”、“二十一世紀人類發現的最偉大物質”。一些發達國家,如英國、法國、德國、荷蘭、意大利、丹麥、美國、新西蘭、加拿大、俄羅斯、日本等將蜂膠制成了許多高精尖藥品、食品、用品,如蜂膠牙膏、藥皂、膠配、膠片、漱口液、保鮮劑、健身品、護膚霜、美容霜等,而且在西方國家的人民中,早已掀起了蜂膠的應用熱潮[36]。
    從1996年我國開始實施《保健食品管理辦法》以來,截至2014年年底衛生部及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批準的以蜂膠為主要原料的保健食品共計400種。蜂膠保健食品的保健功能種類雖有12種之多,但主要集中于免疫調節、調節血糖和調節血脂,尤其是免疫調節功能占總數的比例竟高達76.5%。劑型以軟膠囊為主,占劑型總量的67.25%。
    近年來,我國蜂膠保健食品雖數量上升趨勢較猛,但保健功能過于雷同和重復,缺少突破與創新。具有免疫調節的功能性食品很多,生產商不應僅局限于最低門檻,而應與其他更具典型性代表的保健品競爭,在經濟水平允許的條件下發揮蜂膠最為突出的優勢[37]。
    3 總結
    綜上所述,蜂膠含有特別豐富且對人體健康有益的生物活性物質,具有抗氧化、清除自由基、消炎、促進傷口愈合、保護肝臟、保護受損心肌、降低血糖、提高人體免疫力及降低腫瘤發生風險等功效,但蜂膠作為保健食品,在保健功能上過于單一。
    不同地區蜂膠所含有的化學成分差異很大程度上取決于蜜蜂所采集樹脂的植物,受季節、氣候、蜜蜂種類、采集方法等因素影響。雖然蜂膠來源廣泛,化學組成復雜,但是與其植物源的特征性成分具有明顯相關性,可根據膠源植物對蜂膠進行分類,更有針對性地對不同類型的蜂膠化學成分進行研究,極大地促進蜂膠的開發與利用,從而發揮蜂膠在保健食品、藥品等領域的最大優勢。
    參考文獻:
    [1] 徐響,張紅城,董捷.蜂膠功效成分研究進展[J].食品工業科,2008,29(9):286-288.
    [2] 曹煒,尉亞輝.蜂產品保健原理與加工技術[M].北京:化學工業出版社,2002:48-49.
    [3] 崔慶新,劉國富.蜂膠乙醇超聲波提取物化學成的GC/MS研究[J].天然產物研究與開發,2001,13(6):36-38.
    [4] Sforcin JM. Propolis and the immune system:a review[J]. Journal of Ethnopharmacol,2007,113(1):1-14.
    [5]張江臨,王凱,胡福良.蜂膠的抗氧化活性及其分子機制研究進展[J].中國中藥雜志,2013,38(16):2645-2652.
    [6] Havsteen B H. The biochemistry and medical significance of the flavonoids[J]. Pharmacol Ther, 2002,96(2-3):67-202. [review].
    [7] Russo A, Longo R, Vanella A. Antioxidant activity of propolis: role of caffeic acid phenethyl ester and galangin[J]. Fitoterapia, 2002,73 Suppl 1:S21-S29.
    [8] J. Q. Zhao, Y. F. Wen, M. Bhadauria et al., Protective effects of propolis on inorganic mercury induced oxidative stress in mice, Indian Journal of Experimental Biology, vol. 47, no. 4, pp.264-269, 2009.
    [9] Jasprica I, Mornar A, Debeljak Z, et al. In vivo study of propolis supplementation effects on antioxidative status and red blood cells[J]. J Ethnopharmacol, 2007,110(3):548-554.
[10] Olczyk P, Komosinska-Vassev K, Wisowski G, et al. Propolis modulates fibronectin expression in the matrix of thermal injury[J]. Biomed Res Int, 2014,2014:748101.
    [11] Hu F, Hepburn H R, Li Y, et al. Effects of ethanol and water extracts of propolis (bee glue) on acute inflammatory animal models[J]. J Ethnopharmacol, 2005,100(3):276-283.
    [12] Kiderman A, Torten R, Furst A L, et al. Bi-lateral eosinophilic ulcers in an infant treated with propolis[J]. J Dermatolog Treat, 2001,12(1):29-31.
    [13] Kucharzewski M, Kozka M, Urbanek T. Topical treatment of nonhealing venous leg ulcer with propolis ointment[J]. Evid Based Complement Alternat Med, 2013,2013:254017.
    [14] Kucharzewski M, Kubacka S, Urbanek T, et al. Stan scheller: the forerunner of clinical studies on using propolis for poor and  chronic nonhealing wounds[J]. Evid Based Complement Alternat Med, 2013,2013:456859. [review].
    [15] Aoi W, Hosogi S, Niisato N, et al. Improvement of insulin resistance, blood pressure and interstitial pH in early developmental stage of insulin resistance in OLETF rats by intake of propolis extracts[J]. Biochem Biophys Res Commun, 2013,432(4):650-653.
    [16] Kitamura H, Naoe Y, Kimura S, et al. Beneficial effects of Brazilian propolis on type 2 diabetes in ob/ob mice: Possible involvement of immune cells in mesenteric adipose tissue[J]. Adipocyte, 2013,2(4):227-236.
    [17] Ueda M, Hayashibara K, Ashida H. Propolis extract promotes translocation of glucose transporter 4 and glucose uptake through both PI3K- and AMPK-dependent pathways in skeletal muscle[J]. Biofactors, 2013,39(4):457-466.
    [18] Al-Hariri M, Eldin T G, Abu-Hozaifa B, et al. Glycemic control and anti-osteopathic effect of propolis in diabetic rats[J]. Diabetes Metab Syndr Obes, 2011,4:377-384.
    [19] 高海琳,孟培德,馬益嬌,等.蜂膠在糖尿病綜合治療中的作用[J].北京醫學,2000(02):115-116.
    [20] 周萍,錢志明,章征天,等.蜂膠軟膠囊輔助降血糖人體試食試驗研究[J].養蜂科技,2006(01):3-5.
    [21] 吳健全,高蔚娜.不同產地蜂膠成分含量的比較。中國食物與營養2013,19(7):62-65。
    [22] 張楠楠,吳健全.不同產地蜂膠改善糖尿病大鼠氧化應激功效的比較研究.中國食品衛生雜志.2014年第26卷第1期:23-25.
    [23] 牛靜華,張學棟,張靜等.蜂膠的生物學活性及其在豬生產中的應用[J].畜牧獸醫科技信息,2015,0(6):14-15.
    [24] 包東.功效不凡的蜂膠[J].食品與生活,2007,(3):34-35.
    [25] 楊明[1],隋殿軍[2],陳文學[1]等.蜂膠總黃酮對自發性糖尿病大鼠糖脂代謝的影響及抗氧化作用[J].中國藥學雜志,2015,50(3):217-220.
    [26] 金毅,尹小梅,劉義,等.蜂膠黃酮類提取物對培養心肌細胞氧化損傷的保護作用[J].錦州醫學院學報,2003,24(6):17-21.
    [27] 葛苗苗[1,2],孫麗萍[2,3],朱翔杰[1].蜂膠及其活性成分保護受損心肌的研究進展[J].中國蜂業,2014,65(13):50-54.
    [28] Sforcin J M. Propolis and the immune system: a review[J]. J Ethnopharmacol, 2007,113(1):1-14. [review].
    [29] Park J H, Lee J K, Kim H S, et al. Immunomodulatory effect of caffeic acid phenethyl ester in Balb/c mice[J]. Int Immunopharmacol, 2004,4(3):429-436.
    [30] 吳健全,高蔚娜.不同產地蜂膠成分含量的比較。中國食物與營養2013,19(7):62-65。
    [31] 高蔚娜,韋京豫.不同產地原料蜂膠對衰老小鼠體液免疫功能影響的比較研究 中國免疫學雜志2013年第29卷:1262-1265.
    [32] Khalil M L. Biological activity of bee propolis in health and disease[J]. Asian Pac J Cancer Prev, 2006,7(1):22-31.
    [33] Kimoto T, Aga M, Hino K, et al. Apoptosis of human leukemia cells induced by Artepillin C, an active ingredient of Brazilian propolis[J]. Anticancer Res, 2001,21(1A):221-228.
    [34] Kimoto T, Arai S, Kohguchi M, et al. Apoptosis and suppression of tumor growth by artepillin C extracted from Brazilian propolis[J]. Cancer Detect Prev, 1998,22(6):506-515. [review].
    [35] 申小閣.蜂膠抗癌機制的研究進展[J].中國蜂業,2014,65(7):31-33.
    [36] 張龍海.神奇蜂膠--人類生命健康的“紫色黃金”.蘇南鄉鎮企業,2002,(9);38-39.
    [37] 程曉雨.我國蜂膠保健食品概況[J].中國蜂業,2015,66(4):45-47.
微信關注

相關熱詞搜索:蜂膠 意義 人體

[責任編輯:]

相關閱讀

參與評論

食安中國 Copyright ? www.thecmccompany.com 2012-2015 版權所有 海淀分局網絡備案編號:1101085079,1101055372京ICP備09075303號-1

地址:北京市海淀區西四環中路39號萬地名苑1號樓1004室(郵編100039) 聯系電話:010-88825653   010-88825683  010-64972251   010-88825687   業務咨詢:010-88825689

全民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