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品安全導刊》刊號:CN11-5478/R 國際:ISSN1674-0270

登陸 | 注冊 |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王樹生和他的黑土生態養殖基地

2015-03-24 17:39:52 來源: 食品安全導刊

評論0  我來說兩句
張月紅
\
       王樹生生長于黑龍江這片黑土地上,1989年于企業管理專業畢業,2013年春,距穆棱市區15公里的山林再建設開發,王樹生親自上山考察,在兩周內必須植樹完畢的緊迫條件下,果斷決定,包山種樹。
        老媽心疼:“你也四十好幾了,挨那個累干什么呀。”“趁我還年輕,干點有用的事,兒子做的是好事,您就放心吧。”姐姐勸阻:“投資多、見效慢、回收期長,風險巨大,別人都不干,你干嘛當那個大頭。”“正是別人都不干,我才要干。”妻子沉默了,因為她心里知道,他認準的事,九頭牛也拉不回來。這就是王樹生。
        三天時間敲定,五天時間造穴,立即開始植樹,因為節氣不等人啊。正是農忙開始時,通過朋友才招來不到十個工人,三天內必須植入7800棵大榛子,要保質保量完成任務,人手遠遠不夠啊。怎么辦?第二天就是五一了,平時他總是調侃,自己是個非常幸運的人,每次遇到困難都會有貴人相助。這個“有福之人”幾個電話撥出去,十幾人的親友來了,幫他一起,上山植樹。經過一小時王樹生培訓示范后,開始正式植樹,累了,他們就在草皮上一躺;餓了,吃點干糧拌菜;由于山場包在叢林中央,道路不暢通,物資供應非常困難,飲用水不夠,有人干脆喝了空山水。三天后,榛子苗如期植入,王樹生終于可以稍稍松口氣了,可是后續漫長而艱難的的路,才剛剛開始。截伐后荒蕪多年,林地整個被厚厚的草皮覆蓋著,正好為植入的樹苗營造了一個濕潤的環境,卻給作業帶來諸多不便。
        雖然王樹生曾經密切關注平歐大榛子的種植,可畢竟他沒有豐富的林業經驗,經林場推薦,王樹生請來了有幾十年林業工作經驗的哈哥,也是后來成為山場頂梁柱之一的第一個“傻瓜”。割帶、覆膜、定植,建造工程房,山場的勞累遠遠超過了這個清瘦的東北瘋子的負荷,兩周后的一個晚上,累到癱軟的他,從樓梯滑下,右踝粉碎性骨折。勤勞厚道的哈哥,默默擔起了山場建設的重擔,“瘋子”深深地感動,感謝這樣好兄弟助我圓夢,暗下決心,將來一定讓哈哥過上好日子。
        一個月后,芽胞抽出嫩葉,樹木成活情況喜人,就在這歡欣鼓舞的時候,蟲害發生了王樹生立刻上山,拄著拐進了園子,看著嫩葉被蟲子啃食的殘端,又是心疼又是憂慮,同業網絡平臺,早就交流過這些問題,為防蟲害發生,要打五、六遍農藥,可是包山就是想還人們良好的生態環境,這從沒種過莊稼、從沒施過化肥農藥的寶地,怎能在我的手里污染了呢?!“堅決不用農藥!”辦法總會有的,王樹生仔細查過資料,養赤蜂就是除蟲的好辦法,可是蟲害已發生,養蜂來不及了呀,剛植入的樹苗,沒了葉子就等于沒有了生命,“人工除蟲”——又是一個瘋狂的決定,王樹生自己也拖著傷腿,加入了捉蟲子的隊伍,蟲害暫時得到了控制。
        接下來,怎么辦,“養雞!”對,養雞可以吃蟲,還能除草,雞糞還可成為樹木的有機肥,雞刨食還能松土,王樹生為自己的這個主意興奮不已??墒沁@個一舉多得的好想法,立即招來了行家們的反對,做獸醫的同學說,這些年禽流感此起彼伏,養殖業岌岌可危,你的雞漫山跑,又不好管理;做動物營養的同學,經過調研后告知他,散養雞,不上分量,加上動物侵害損失多,同行經驗“不賺錢”,所謂出力不討好。王樹生是一個不輕言放棄的人,再三考慮后決定,只抓三十只雞試驗一下。就這樣,榛園迎來了第一批客人,32只青腳麻小雞。獸醫同學上山一看,這些雞不健康,呼吸道有炎癥,叫聲呼嚕嚕的,“需要上抗生素。”矛盾又來了,這樹木都不打農藥,要給雞喂抗生素,又違背了他的原則,要養就養最好的、要么就不養,最后決定順其自然。半個月后,奇跡發生了,雞的叫聲響亮了,羽毛也油光嶄亮,在園子里跑來跑去,神采奕奕。王樹生欣慰地舒了口氣,同時決定,再抓1000只笨雞上山。獸醫同學在為王樹生的瘋狂而感到無奈的同時,也暗暗嘆服森林氧吧的奇妙之處,基于多年的同學情誼,很自然地擔起了義務的養殖顧問。
        忙碌的時光總是過得飛快,山上的雞下蛋了,分給親朋好友一吃,不得了,大家都說多少年沒有吃到這么香的雞蛋了,王樹生心里暗暗慶幸:這回我又贏了。東北的冬天來得特別早,要越冬,沒有足夠大的雞舍,落雪的時節,殺了第一批公雞,中年人都說,這雞,吃出了小時候的味道。漫山的白雪裝扮了美麗而寂靜的世界,卻沒有蓋住王樹生那顆驛動的心。幾年后,榛子樹長起來,剪枝、采摘都需要作業道,可伐后的樹樁星布其間,礙事呀,不要緊,這點事難不倒曾經的致富能手,把樹樁注入靈芝菌種,三年后長出靈芝,可做藥材,樹樁也就隨之腐化成肥料了。至此,榛園建設規劃已初步成型,不安分的他又有了新想法,既然這種循環型農業的道路是可行的,我何不與有識之士合作,規?;洜I,創出一條生態之路呢。
        想到做到,王樹生一直是一個行動力極強的人,想法一說,同學、兄弟,一拍即合,食品安全涉及你我,我們不抱怨,我們來改變!王樹生樂了,榛園里又多了兩個伙伴。
        這,是一個特別的園子,
        她座落在叢林中間,四周被幾十年的松林環繞著,地面被厚厚的草皮覆蓋著,散發著青草的芳香,園邊還有汩汩的清泉流過, 讓人感覺仿佛到了現代農場。
        深井水、動力電、工程房,一排排、一行行的榛子樹,卻見不到一個農藥瓶和化肥袋子 。
        王樹生, 從小就對樹情有獨鐘。一直關注環保、關注深林覆蓋率、關注生態農業。 關注帶來了機遇, 偶然的機會, 看到了一塊荒地。這是一塊5、6年前截伐過的林地,四周深林環繞、雜草叢生、樹根交錯,山路崎嶇泥濘,當地人沒人愿意接手, 一直在撂荒。 就像采金者發現了金礦一樣, 王樹生如獲珍寶,一頭扎了進去。
        王樹生經過詳盡的測算, 綜合分析了除蟲、施肥、松土等因素, 決定馬上自己培育1000個雞雛,盡快上山工作,做進一步的嘗試。
        轉眼間,大雪封山春節將至,已經完成使命的雞們已是膘肥體壯,該出欄了。 真是酒香不怕巷子深啊, 意想不到的是,朋友們聽到山上的雞可以吃了的時候蜂擁而至,300多只公雞一搶而空,竟然賣出了天價,199元一只, 還都說“真值,就是小時候的味道”
        母雞怎么不賣???王樹生說, 母雞要留著下蛋, 而且為了留些雞讓它們第二年盡早上山工作。
        當山上的白雪還沒有化凈,綠草剛剛開始萌動的時候,這些雞又上山了, 同時它們也到了產蛋期了, 可好, 東一個、西一個, 草棵里一個、樹叢里一個,還真是不少。好東西不能獨享、一個人渾身是鐵能捻幾根釘呢?要想把事業做好, 讓更多的人享受到有機食品,讓更多的人關注食品安全, 需要把這種純生態的,種養殖結合的循環農業做好,需要更多的力量投入進來。這時候就要開始規?;B殖了, 于是王樹生又找來了于寶新,養殖專家、郭強,什么活都會干的全才,加上一直給他干的哈哥, 林場老工人。 一個草臺班子就這么搭成了。
        真是不按套路出牌,人家股份制公司的章程有很多條,他們的章程就一條,持有機生態道路者,留;不堅持有機生態者,去。
        而今。如果他在園中漫步,就會感覺自己成了雞司令,這些自由自在的雞非常好客,總是跟在客人身后嘰嘰喳喳,因為這里的確是雞的樂園,它們以山場為操場,以蟲子為美食。冬天里,它們住的是陽光大棚,地面松軟、干凈、還散熱!冬天地面還散熱?還干凈?沒有雞糞味?對了,不僅如此, 冬天還下蛋呢?而且這種冬天的笨蛋也是3元一個呢! 這你就是科學,他們采用的是發酵床技術,陽光大棚里先鋪上了一層鋸末、然后撒上了一層EM菌(一種純生物菌劑),又一層鋸末,重復幾次之后, 這種混合體達到50cm高。當雞糞落地的時候被自然埋進了混合料里面,于是雞糞自然、緩慢的發酵、散發出熱量、消滅了雞糞、沒有了氣味!  
        放著現代化的化肥農藥不用,用原始的食物鏈生產, 這不是降低了生產效率么?這到底是創新、還是復古呢?這就是黑土生態養殖基地總經理王樹生生態觀。
\
微信關注

相關熱詞搜索:王樹生

[責任編輯:]

相關閱讀

參與評論

食安中國 Copyright ? www.thecmccompany.com 2012-2015 版權所有 海淀分局網絡備案編號:1101085079,1101055372京ICP備09075303號-1

地址:北京市海淀區西四環中路39號萬地名苑2號樓504室(郵編100039) 聯系電話: 010-88825653 業務咨詢:010-88825689

全民彩票